勳白       

 

" 白賢哥.. 醒醒!! "  " 嗯..? 世勳吶.. " 卞白賢的雙眼因過度疲累而腫的厲害, 嗓音也帶著些微的沙啞, 吳世勳見狀皺起眉頭, 掀開他的瀏海, 手掌撫上卞白賢的額際, 燙的有些不真實。

" 哥你發燒了.. " 吳世勳眼裡有著懊惱, 他怎麼就沒早點注意到他的不適呢.. , 不該那麼熱的。

" 咳嗯.. 我知道.. 沒關係, 待會吞個藥再睡就行了。" 卞白賢點點頭, 臉色很蒼白, 吳世勳伸出手將卞白賢的毛帽下拉, 又取下自己圍了一天的圍巾繞到他的脖頸上, 希望能讓他不那麼寒冷。

" 哥你等一下和我坐吧, 嗯? " 吳世勳將他的大衣拉緊, 溫柔的語氣讓卞白賢不自覺的瞇起了眼, 一抹甜甜的笑掛上嘴角, " 摁 " 了一聲便悄悄的移動腳步到吳世勳身旁倚著。

" 你倆克制點啊, 我知道白賢身體不舒服所以可是視若無堵了啊! 不過經紀人哥可沒我那麼善良, 等等出機場還是得按照配對走知道嗎? " 吳亦凡的話成功的讓吳世勳皺起眉, 擔憂的望向卞白賢。

" 放心吧, 我不是還有燦烈會照顧我嗎? 他不會讓我摔著或撞著的, 別想太多, 倒是做為交換你也好好護好鹿晗哥知道嗎? 咳咳咳.. 鹿晗哥身子弱你也不是不知道, 況且哥好像也有點被我傳染了感冒.. " 吳世勳努了努嘴, 乖巧的點了點頭。

" 我本來就會照顧鹿哥的.. 只是今天我想陪你走.. " 吳世勳還是不免抱怨了幾句, " 你乖嘛, 今天和你燦烈哥交換來陪我睡吧? " 卞白賢的一句話讓吳世勳亮了眼, 心裡的不愉快瞬間去了一半。

半倘, 經紀人哥拿著護照回來了, 便讓他們現在出機場。

一開始走的還算順暢, 沒什麼阻礙, 只是要通海關時可就不是一半的混亂了, 不知道何時朴燦烈被拉到前頭去和吳亦凡並排, 因身高的優勢, 經紀人便讓他倆幫隊員們開路。

不過這可就苦了卞白賢了, 本來身體就不舒服, 又沒有了朴燦烈的支撐, 被粉絲們擠來擠去反胃感湧上, 臉色變得黯淡。

" 藝興!! " 鹿晗眼尖看見一位粉絲撞向張藝興, 立即伸手扶住他, 也幸好吳亦凡的手從頭到尾根本沒離開過張藝興的身子, 因此張藝興可說是很幸運的毫髮無傷。

吳世勳見到這情形, 心懸的高掛, 回首, 只見卞白賢快埋沒在粉絲堆裡了, 心剎那一窒, " 哥你跟好。 " 伸手將鹿晗往金鐘大和金敏錫中間一推, 吳世勳便往後走。

" 不好意思, 借過一下好嗎? 借過, 借過謝謝。" 看著隊員一個個離自己越來越遠, 卞白賢真的急了, 腳一個踉蹌沒穩住, 再加上粉絲的推擠碰撞, 卞白賢直直的往地上摔。

" 咦? " 一隻手撐起自己, 沒讓他摔地, 將他緊緊的環住, 卞白賢抬眸一看, 是吳世勳.. " 世勳.. " 眼眶有些紅, 剛才的那陣恐慌讓卞白賢久久無法鎮定, 縮在他的懷抱裡, 眼里泛著淚光。

" 噓, 什麼都先別說, 剩下的晚點出去後再說。" 給了卞白賢一個安撫的微笑, 加快了腳步, 吳世勳本來個頭就不小, 因此成功的替自己和卞白賢開了一條路。

走完一趟機場, 卞白賢覺得自己的命都少了半條, 昏昏欲睡的被吳世勳半牽半拉的拖到了車上, 一躺到靠背, 卞白賢便閉上眼沉沉的睡去。

吳世勳的臉色難看到極致, 耳邊是卞白賢規律的呼吸聲, 聽著聽著心中的怒火也消了一大半, 無奈的嘆了口氣, " 哥, 等會我們交換下房間吧? " 轉向卞白賢身旁正在滑手機刷圖的朴燦烈, 吳世勳輕聲問道。

朴燦烈抬首撇了他一眼, 點了點頭, " 你啊.. 好好照顧白賢, 他晚上可能會睡不太好, 不過你抱抱他給他暖暖手腳就行了, 嗯? " 朴燦烈低聲說道。 

" 你常給他做這種事? "  " 是滿常的.. " 朴燦烈也沒否認, 搔了搔頭也是很無奈, 誰叫卞白賢就那麼怕冷, 他的室友裡和他分在他一張床上的又是他, 朴燦烈, 誰幫他暖手, 不就只能他來幫忙了嗎?!

" 謝謝。" 吳世勳誠心的感謝道, 朴燦烈微微一愣, 伸手揉了揉吳世勳的髮絲, " 臭小子.. 跟哥說什麼謝謝啊..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長的那麼大的.. " 吳世勳的嘴角是淡淡的笑意, 卞白賢無意識的蹭了蹭他的手臂, 

小狗的嗚咽聲響起, 惹的吳世勳和朴燦烈倆人不禁笑了出聲, 吳世勳移了下身子讓卞白賢的腦袋瓜落到自己的胸前, 就怕他睡的不舒服。 

" 撲哧, 什麼時候我們世勳也長大會照顧人了。" 話語裡滿是調侃, 吳世勳也沒跟他計較, " 你說呢? 白賢哥總是把自己當作忙內來對我撒嬌, 我要還不成熟點誰來照顧他呢? " 話是這樣說的, 可吳世勳眼裡濃濃的愛意朴燦烈可沒漏掉。

" 就那麼喜歡他?  " 朴燦烈這問題根本是白問, 吳世勳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一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 ... 你們會幸福的.. " 朴燦烈低聲說道, 吳世勳怔住, " 哥你們也會的.. "

朴燦烈無奈的苦笑, 搖了搖首, 轉頭過去看著窗外, 不再說話。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私底下總是膩歪在一起的朴燦烈和鹿晗不再一直黏在一起, 張藝興彷彿就是鹿晗的擋箭牌一樣, 只要鹿晗拉著張藝興不放, 朴燦烈就不敢朝他那跨出一步。

就算吳世勳在他身後使勁的推著要他上前, 朴燦烈依舊會慌忙的搖頭, 說怕自己打擾到他跟藝興哥聊天, 其實不是, 根本不是.. 不是的啊, 朴燦烈, 以為你那不安的眼神藏的很好嗎? 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啊..

你那話是對我說的理由吧, 那你對鹿晗說的藉口又是什麼呢?! 吳世勳沉默的想道, 算了算, 將近一個月沒見他倆說話了.. , 之間的隔閡也隨著一人在內地一人在韓國而越來越大。

鹿晗不是會賭氣的人吶, 我是明白的, 朴燦烈, 你說說.. 你到底是做了什麼? 又或者是.. 你到底在逃避什麼? 你和鹿晗到底都在躲什麼?!!

 

手機震動了下, 吳世勳回過了神, 點開螢幕, LINE 的視窗跳了出來, " 白賢還好嗎? 看他剛剛臉色挺蒼白的啊.. 本來還想拿藥給他的, 誰知你一出機場拉著他上車, 我根本來不及給你.. " 是鹿晗。

吳世勳的視線掠過背對著他的朴燦烈, 很快的收回, " 摁, 他睡了.. 抱歉吶哥, 剛剛看他太累了.. 我就有些不開心, 所以才趕快拉著他上車休息的。別介意啊.. "

" 沒事沒事, 睡了就好.. " 打出這一句話後, 兩端都沉默了, 吳世勳思索了很久, 終於把自己一直想問的話打上, 才正要發, 鹿晗那頭打電話來了。

" 世勳吶, 燦烈.. 在你那對吧? 他.. 睡了嗎? 有沒有說夢話或磨牙? " 朴燦烈只要太累的話就會說夢話跟磨牙, 這是成員們之間都知道的事。

" .. 哥你倆吵架了嗎? 別敷衍我, 我很認真在問你的。" 吳世勳皺起了眉頭, " 沒有阿.. " 心虛, 說謊。吳世勳的眼神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都說別騙人了鹿晗, 你還是要一直這樣裝下去嗎?

" 鹿晗你當我是傻子嗎? 當我們大家都是笨蛋嗎?! 或許你是覺得沒有什麼.. 但我們可是都感受到了你倆之間的不愉快,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說沒關係, 我只是想要你和他談談罷了, 你開始不理他多久, 他就開始消沉多久。"

" 你捨得那樣對他, 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你.. "  " 吳世勳, 夠了, 別再說了.. 你會不會管太多了。這不是你能管的事.. " 鹿晗的態度變的生硬, 而後又隨即放軟, " 鹿晗── 哥你做什麼!! " 吳世勳的聲音被什麼給捂住了, 聽的不是很清楚, 然後.. 被掛斷了。

鹿晗愣愕了, 那是.. 朴燦烈嗎? 眼神瞬間變的黯淡, 即使到了現在.. 你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嗎, 燦烈?

 

" 哥你做什麼!! " 吳世勳怒了, 只見朴燦烈一臉難掩的慌亂將吳世勳的手機給關機, 而後丟還給他。

" 你 你和鹿晗到底怎麼回事? 連話都不讓我講!! " 吳世勳真的對此很不諒解, 之間不必搞到那麼難看吧, " 吳世勳, 你給我叫哥阿。鹿晗是給你叫的嗎? " 朴燦烈嚴厲的眼神瞪了過來, 看來是有點不悅了。

" 那好, 你和鹿晗哥是怎麼回事?!! 我加哥了, 你可以回答我了嗎? 燦烈哥! 你到底再逃避什麼? 我們以前對彼此是都不會有秘 " 吳世勳迎上朴燦烈的眼眸, 卻被躲開, " 我們都變了.. " 吳世勳錯愕, " .. 你說什麼? " 

" 我說我們都變了, 世勳, 那時可以讓你倚靠的燦烈哥已經不再了.. 現在你也已經有白.. "  " 朴燦烈!!! " 隨著朴燦烈和吳世勳之間的緊繃即將一觸即發之際, 一句 " 夠了。" 冒了出來, 都璟秀眼裡是盈滿的怒火, 面色冷淡而冰冷, 話語裡是濃濃的殺氣。

車裡陷入了沉靜, 只剩下卞白賢的嗚咽聲。

身子不安的扭了扭, 最後還是往吳世勳那靠去, 眉頭依舊皺的死緊, 身旁緊張的氣氛嚴重的影響到他的睡眠。

" 白賢身體不舒服, 好不容易找到了空檔可以讓他休息, 你倆卻再那裡鬧。有話回宿舍再說, 再車裡能不能就安靜會, 讓白賢好好休息?! 說話阿, 能不能? " 吳世勳懦懦的點點頭, 摟緊了卞白賢的身子, 朴燦烈張嘴欲要說什麼, 卻來是選擇不語, 允了允首, 默默的掛上耳機看窗外。

都璟秀身旁的金鍾仁默默的睜開睡眼惺忪的眼, 環住了那人的肩膀就往自己的方向一帶, 都璟秀嘆了口氣撇了他一眼, 垂下頭往他靠去。

身為隊長的金俊勉看著這情形, 無奈的搖搖頭, 閉眼休息。

 

" 咳咳咳.. 咳嗯。咳.. " 鹿晗接過了水瓶, 咽了口水, 整張臉皺在一起, 喉嚨很不舒服。

倚在他肩頭的卞白賢緩緩的睜開眼, 見他又有要開始咳的趨勢, 便伸手幫他拍背。

" .. 嗯? 你醒啦.. 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我看我還是去別的地方好了, 免的你被我 " 鹿晗一臉抱歉, 話語還未落下, 便就作勢要起身, 手臂被扯住, 卞白賢使力將他拉回身旁, " 我沒要你走.. " 極度沙啞的嗓音讓鹿晗擰起了眉, " 你的聲音怎麼這樣阿?! "

摸了摸卞白賢用斜瀏海遮住的額頭, 再摸摸自己的, 又看到了卞白賢紅的不正常的臉頰, " 沒發燒阿.. 那怎麼臉那麼紅呢? " 一旁的吳世勳聞言身子一頓, " 白賢哥有發燒的.. 我剛剛替他量的, 39.6 度阿.. 鹿晗哥你這樣是有多燙阿你!! 我也幫你量個體溫? " 鹿晗趕緊搖了搖頭, 身子一躲就往張藝興身後鑽, " 我沒事的, 沒事!!! " 死也不想讓耳溫槍靠近自己, 鹿晗躲的辛苦, 這時.. 身旁伸出了一隻手, 輕鬆的擒住他的手脕, 就往懷裡帶。

鹿晗微微一愣, 抬首撞上了朴燦烈那帶著慍怒的眸子, 身子僵住沒有任何抵抗的動作, 朴燦烈毫無阻礙的替他量好了溫度。

" ... 哥, 載我們去一趟醫院吧。" 臉色凝重的不像話, 握在手脕的手力道也開始加重, " 欸? 幾度吶? " 經紀人哥往他倆的方向走了過來, 撇了一眼, 眼睛逐漸放大, " 走吧, 我和公司說一下, 就可以出 "  " 我不去!!!! " 鹿晗的聲音在練息室內迴盪的特別大聲, " 你說什麼? " 經紀人哥皺起眉頭, " .. 你得去。" 朴燦烈搖搖頭, 將他拉向自己, 打算直接強行帶走了。

" 我才不去醫 " 突然的捂住嘴, 鹿晗臉色鐵青, 腳步邁開就往廁所衝進, " 嘔.. 咳咳咳, 嘔.. " 吐的昏天暗地, 鹿晗整個身子俯在馬桶邊, 卞白賢見狀就要上前去扶, 卻被吳世勳給攔了下來, " 你幹嘛阿? 鹿晗哥可是吐了阿.. " , 吳世勳努了努嘴, " 去也不是你去, 燦烈哥早去扶了, 你也好好休息吧, 嗯? 不然就跟鹿哥一起去醫院!! " 卞白賢張嘴欲說出的 " 我還想練習一下。" 立馬給吞進肚裡, 哀怨的瞪的吳世勳一眼, 哼了一聲就掙脫出他的懷裡。

朴燦烈和經紀人將鹿晗帶到了醫院, 剩餘的人等著消息, 一個一個都累的開始打哈欠, " 我們都回宿舍吧, 我給哥打個電話, 有消息再告訴你們。" 金俊勉看著弟弟們個個累的眼下黑眼圈都冒了出來, 很是心疼, 便出聲說道, " 敏錫哥也回去睡吧! 昨晚不是為了照顧鹿晗都沒睡嗎? " 金敏錫聞言思索了許久, 而後才點了點頭, " 那就走吧, 車都開出去了, 我們就用走的回去吧.. , 白賢你行嗎? 要是撐不住, 我揹你阿? " 吳亦凡擔憂的視線落到臉色也沒好看到哪去的卞白賢身上。

" 要揹也是我揹阿哥, 我會看著他的, 走吧。" 將卞白賢頸上的圍巾給攏好, 再牽起他凍的不像話說的手就往自己口袋裡放, 吳世勳迎上卞白賢有點無神的眸子, 明亮的眼裡揉進了些心疼。

卞白賢看他這樣凝視著自己, 知道他有再怪他自己沒照顧好自己了, " 別又胡思亂想.. 我沒事的。回宿舍吧.. 嗯? " 抽出了手撫了撫吳世勳柔順的髮絲, 卞白賢墊起腳尖在他頰上印上一吻, 柔和的語氣讓吳世勳癟起了嘴無奈的點點頭。

 

昏暗的燈光, 靜謐的不可思議的街道, 看著走在前方的隊友, 吳世勳突然停下腳步, 扯過卞白賢的身子到自己懷裡。

" 世勳? " 卞白賢有點愣愕, 緊張的看了看四周有沒有人, 深怕有人跟在身後偷拍。

確定了沒人才敢將手覆在吳世勳那看起來寬大但其實不大厚實的背上, 察覺到抱著自己的身子微微的顫抖, 頸側濕了一大片, " 怎麼了..? " 輕拍著他的背, 卞白賢關心而溫柔的語氣讓吳世勳嗚咽出聲。

" 我沒變的.. "  " 嗯? " 卞白賢疑惑的瞪大眸子, " 我沒變的對嗎.. 白賢? 我沒變的.. 世勳不會變的阿.. 不管是你還是燦烈哥也或者是其他人對我都是很重要的阿.. 我都想要你們待在身邊吶.. 我沒變的阿..!!! " 朴燦烈大概不會想到他的一句話那傷透吳世勳的心吧.. 他忘了, 我們都忘了, 他還只是個 19 歲的少年, 懵懂而無知, 沒有家人的陪伴, 只有隊友如手足的伴著他長大, 隊友對他的意義在吳世勳的心中是有多重要的地位。

卞白賢大概猜到了到底朴燦烈是說了什麼讓吳世勳這孩子那麼難過, 但他什麼也沒說, 不是不說, 而是不能說。

他知道他和朴燦烈對吳世勳都是最特別的存在, 愛人和竹馬, 他怕他對朴燦烈無心說出的話, 會讓吳世勳在他倆中間做選擇, 這樣太殘忍了阿.. , 身為他的情人早已該滿足了。

我捧在手心裡去愛的少年阿, 別哭了.. 你沒變的, 你一直都是擁有最純潔最璀璨光芒的那個吳世勳。

世勳, 世勳吶.. 你沒變的阿.. 你還是哥最愛的那個少年阿。

" 哥.. 我喜歡你, 好喜歡好喜歡你。" 那時清澈如水的眸子和執著的口吻, 都沒變阿, 世勳。

" 哥也喜歡你。不.. 不對, 是我愛你。" 彎彎的眸子盈著笑意, 將自己的身子抱進懷裡, 溫暖的擁抱, 暖和了他的身子, 也融化他的心。

 

鹿晗眨了眨眼, 視線逐漸轉為清明, 一雙大手正好從自己額上離開。

沒有注意到鹿晗的視線, 朴燦烈眼裡的擔憂濃厚, 替他掖了掖被子, 又再次撫上額看有沒有發燒, 嘆了口氣, 朴燦烈擔心的不得了。

鹿晗的心動搖了, 急急忙忙的抓住了朴燦烈抽回的手心, " 別走!! " 嘴裡的話脫口而出。

" 你─ 你醒了? 還沒退燒阿, 別起來阿! 快點躺下休息!! " 壓下鹿晗的身子, 朴燦烈皺起了眉頭, " 那你別走!! " 鹿晗強硬的態度讓朴燦烈很是疑惑, " 我不走我不走可以了嗎? 躺下來休息吧, 嗯? 點滴還沒吊完吶。" 想要抽出手替鹿晗看一下點滴瓶卻發現根本拔不出來。

" 鹿晗哥? " 眼淚滴落在被緊握住的手背上, 朴燦烈慌了, " 哥你怎麼哭了吶? 難 ' 難受嗎?!! 我去給你叫醫生好不好? 別哭嘛!! 我馬上就去唷!! 哥你別抓著阿!! 我去 " 一股力量將朴燦烈的身子拉過, 鹿晗和朴燦烈的雙唇和身子撞在一起, 漂亮的眸子盈滿了詫異, 迎上了裝滿晶瑩液體的眸子時, 他好像讀懂了什麼.., 大掌貼上鹿晗的髮後扣住, 壓往自己, 加深了這個吻。

鹿晗閉上了眼, 淚水滑下臉頰, 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我在逃避什麼..?! 是我錯了阿, 燦烈.. 是我錯了, 對不起。

被朴燦烈抱進懷裡時, 他早已哭的不像話, 溫柔的手指拭去他的淚水, 輕柔的吻吻去他的悲傷。

" 我愛你。" 一句話, 徹底的讓鹿晗崩潰大哭, 朴燦烈哄著他, 嘴邊是淡淡的笑。

" 我愛你, 鹿晗。"

我也愛你, 燦烈。

在我眼裡耀眼如火又散發著光芒的男子, 是我太害怕我會傷害到你而開始遲疑逃避, 但渴望你親密的我受不了你對我越來越冷淡的話語, 我們能一起走下去的, 我堅信也同樣深信, 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戀 Ruby 的頭像
羽戀 Ruby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