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你望向我, 剎那的時光, 比永恆讓人珍惜; 我看著你, 永恆的歲月, 也如同剎那太容易消逝.

 

這是一條上了年紀的街道, 地上的紅磚瓦帶了點古老的氣息, 沒有熙攘的車流, 也沒有火樹銀花的高樓大廈。街尾飄散的麵包香, 是每日早晨和午後幸福的味道, 這是一條染上溫暖色彩的街道, 沒有名字的束縛, 只有手勾手的約定。

 

每天的傍晚時分, 是咖啡店最悠閒的時刻, 做為店長的金俊勉捧著書本坐在吧檯, 手邊是散著熱氣的水果茶, 酸酸甜甜的溫熱香氣舒服的瀰漫在鼻息間, 唇角微微的勾起, 側臉被夕陽照的暖黃, 下巴棱角柔和, 給人溫潤的氣質。

 

不知何時站到身旁的金敏錫撐著腮, 拍了拍他的肩膀, 伸出手指著對街的書店, 像是發現到什麼似的, 笑的有些曖昧。

 

順著方向看過去, 那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因為太過偏僻, 所以只有一個大約是高中生年紀的男孩坐在那裡, 低著頭, 忘情的翻著手上的雜誌。

 

" 那個孩子, 看完了書, 總是坐在那兒望著你好久好久呢, 我也是前幾天才發現的。" 按住金俊勉捏著書頁的手背, 金敏錫的嗓音很輕, 一不仔細就會聽漏。

 

男孩沒注意到朝自己看過來的金俊勉, 仍然搖頭晃腦的戴著耳機在看書, 嘴裡還小聲的唱著歌。

 

只見男孩闔上書本, 像是終於下定決心要回家, 依依不捨的看了咖啡店最後一眼, 卻意外的迎上金俊勉凝視著自己的眸子, 紅暈自臉頰攀上耳根子, 男孩驚慌失措的低下頭, 想要掩飾臉蛋上那明顯的羞怯, 卻重重的撞上玻璃窗, 吃痛的捂著前額, 很快的衝出書店, 倉皇的上了公車。

 

" 我聽書店老板說, 那孩子週末時總是在附近徘徊, 每次走到了門口, 就又退縮的逃到隔壁的巷弄裡, 我說俊勉吶, 不要怪哥管閒事, 你最擅長的不是泡熱可可了嗎, 我想、那孩子肯定會喜歡的。" 言下之意很明顯, 就是希望金俊勉能夠主動的邀請男孩進來。

 

" 我認識他, 他叫都暻秀。" 默默的闔上書本擱到一邊, 雙手捧住溫熱的馬克杯, 似暖陽的笑容含在嘴角, 金俊勉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都暻秀。

 

 

那天早上的天空灰濛濛的, 霧氣朦朧, 氣溫偏低, 還飄著小雨, 金俊勉端著冒著熱氣的牛奶, 撐著傘, 往店面旁的小巷走去, 他記得附近的貓咪下雨時總會窩進巷弄裡躲雨。

 

還隔了一段距離, 金俊勉就瞧見了一個小小的身影蹲在那, 隨意的將傘夾在頸邊, 溫柔的抱著小貓給牠們溫暖, 又從書包裡取出了另一把傘, 撐開, 遮在棄置貓咪的紙箱上, 不讓小貓賴以生存的窩被淋濕, 男孩嘴裡還嘀嘀咕咕的, 安撫著牠們的情緒。

 

" 真細心呢, 我這裡有熱牛奶, 可以幫的上忙嗎? "

 

男孩似乎受了驚嚇, 撇過頭, 一雙眼睛瞪的圓圓的, 因為氣候不佳, 水氣氤氳, 視野有點模糊不清, 過了好半晌男孩才倒抽一口氣, 不知名的紅暈染上耳根, 動作一氣呵成。

 

兩隻小貓被溫柔的放回紙箱, 男孩很快的站起身, 微微的朝身旁的人鞠了個躬, 神色失措的撐著雨傘, 在滂沱大雨的伴奏下, 近乎逃離的, 踩著水坑, 濺起水花, 奔出小小的巷子, 留下一頭霧水的金俊勉。

 

整個過程, 金俊勉只來得及看見男孩制服外套上的名字, 和小小的背影。

 

都暻秀, 三個字, 儘管只是一面之緣, 金俊勉卻沒來由的覺得, 和男孩的氣質相符, 全身上下包括名字都可愛的要命。

 

" 那麼, 是命中注定? " 金敏錫替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倚著吧檯若有所思的道。

 

" 這世上沒有什麼是命中注定。但如果, 那孩子願意推開這扇玻璃門, 朝我靠近一點, 我會相信, 他就是那個對的人。" 別有深意的看了金敏錫一眼, 輕聲的說了句對話結束, 就捏著馬克杯的把手站起身, 動作熟稔的穿上圍裙在身後打了個結, 開始清洗方才工讀生收進來的杯子和小盤子。

 

 

27 年的日子以來, 金俊勉從未對任何人動過心, 唇角總是掛著一如既往的微笑, 他是個溫柔的人, 卻沒有一個人能走進他的心裡, 除了那個在下雨天裡, 冒冒失失的, 卻細心的照顧小貓, 內向害羞, 卻憑著一股年少輕狂, 堅定的, 不被任何事物所動的, 只望著他一人身影的男孩。

 

是怦然心動吧。光是想起都暻秀呆呆萌萌的坐在對街書店的角落, 以為他沒有察覺的大膽直視, 迎上自己裝作不經意抬頭而交會的視線時的羞怯, 金俊勉就覺得逗趣的想笑。

 

這個男孩, 不知道為什麼執著的, 傾心於他, 卻從沒要求過他什麼, 明明喜歡, 卻總是不敢靠近的遠處凝望, 孩子氣的害怕自己的感情會被發現, 會帶給他麻煩。這樣的都暻秀, 金俊勉的的確確動了心。

 

 

都暻秀揪著背包的肩帶, 緊張的手心冒汗, 只敢低低的看著木地板咬嘴唇, 腦袋瓜一片空白,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鼻息間是坐在對面那人身上柔和舒服的牛奶香。

 

幾分鐘前, 他刷了公車卡, 迫不及待的推開書店的玻璃門, 聽著門邊的風鈴清脆的悅耳聲, 迎面而來的暖氣將留在他身上的冷空氣都給拂去, 蹦蹦跳跳的朝著習慣的坐位走去, 卻在看到站在玻璃窗旁衝著自己微笑的金俊勉, 瞬間呆愣的說不出一句話。

 

" 喝熱可可好嗎? " 溫潤的嗓音一如都暻秀記憶裡的好聽, 僵硬的點了點頭, 看著金俊勉白皙如雪的手指握著馬克杯擱在自己面前, 男孩突然的有點衝動, 想要捏捏自己的臉頰, 確定這不是夢。

 

" 怕燙的話就先等一會, 先捧著杯子暖個手吧? 剛剛牽你的時候你的手挺冰的, 所以我泡到比平時熱了點。" 金俊勉溫熱的手心包覆住都暻秀小小圓圓的腦袋瓜, 揉了幾下, 感受著男孩鬆鬆軟軟的髮絲磨蹭著自己手心的觸感, 滿足的不想放手。

 

都暻秀屏住呼吸, 掌心的暖度清晰的讓他滿臉通紅, 柔和的牛奶香隨著兩人近距離的觸碰, 散在鼻息間, 舒服的讓人放鬆下來。手心捧著馬克杯, 坐在自己朝思暮想的咖啡店裡, 他忍不住的想問, 這真的不是夢嗎……?

 

" 不是夢啊! " 金俊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都暻秀呆愣了幾秒, 紅暈自臉頰攀升上耳根, 丟臉的捂住自己的臉, 懊惱的恨不得挖個洞躲進去。

 

金俊勉含著笑, 拉開男孩身旁的椅子, 再自然不過的搭上都暻秀身後的椅背, 兩人的距離近的不可思議。

 

" 暻秀是 S 高的學生吧? 什麼科系的? " 托著腮, 微微的側過頭望著男孩, 金俊勉笑的眼眸微瞇, 語氣親和。

 

" 美…… 美術系三年級。" 雙手緊緊的揪著衣服下擺, 男孩緊張的直冒冷汗, 光是簡單的回答都讓他覺得吃力。

 

對面的人突然一聲不吭, 安靜的令人匪夷所思, 都暻秀疑惑的抬頭看他, 只見那人掐著指算著什麼。

 

" 啊, 差了 10 歲啊。"

 

 

其實金俊勉只是單純的嘆息年齡之間的差距, 誰知道, 都暻秀卻因為他的話, 敏感的站起身子, 眼神堅定不移的凝視著他, 像是要給自己勇氣似的, 雙手緊緊的握拳。

 

" 可能你會覺得 10 年是很大的距離, 當然, 因為你多活了我好幾年, 所以你理所當然的比我成熟也穩重的多, 但是, 我有自信, 我會比所有人都還要喜歡你, 我會努力的長大, 填補那 些年的差距! 你想要的, 我都可以給你, 我想要和你並肩而行, 所以, 我會一直一直努力到, 有資格站在你身旁! " 眼眶泛紅, 都暻秀幾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忍下想要退縮的欲望, 氣喘吁吁, 胸口劇烈的起伏, 情緒激動的他意料不到, 迎上金俊勉因為詫異而瞪大的眸子時, 他才 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語有多麼的讓人害羞。

 

" 那個…… 剛才的話……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 ────── " 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男孩搔了搔頭, 似乎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因為金俊勉的一句話而激動成這樣。

 

" 你啊…… 說出那麼誘人的話後就又想逃跑了嗎? 都暻秀, 我的自制力可沒有你想像中的好, 我可是佔有慾很強的…… 做好心理準備吧。" 不知何時傾身湊到都暻秀面前, 伸手扣住男孩的下顎, 再自然不過的吻上, 近乎把持不住的吻著軟軟的嘴角, 金俊勉還是有分寸的忍下欺負男孩的欲望, 淺嚐而止的 退開身子。

 

" 既然你都說了, 我想要的, 你都會給我, 那麼 ───── 就把你自己送給我吧! 不接受退貨哦。" 眼神迷離, 都暻秀還未從金俊勉溫柔的吻回過神, 暈暈呼呼的看著對方柔情似水的眸子, 搭著曖昧致極而輕柔的口吻, 就這樣, 越陷越深。

 

" 那個…… 我有東西想要給你。" 從隨身攜帶的背包裡抽出一本淺藍色的畫本, " 這是我畫的, 希望…… 你會喜歡。" 別過臉, 都暻秀根本不敢直視金俊勉的臉, 推過本子, 腦子裡滿是逃跑的念頭。

 

接過本子, 翻開第一頁, 金俊勉愣住了, 半晌, 才放軟了神色, 語氣輕淺而溫柔, " 是嗎, 暻秀那麼喜歡我啊。"

 

男孩羞澀的奪回畫本, 正想回嘴, 後腦勺卻被按住, 金俊勉很溫柔地, 吻了他的額頭。

 

" 吶, 我們在一起吧。"

 

或許短短的一句, " 在一起吧。" 不足已表達出我想對你許下的承諾, 但我願意, 牽著你的手, 用時間來證明, 愛我, 絕對是值得的一件事。

 

而愛上你, 絕對是我這一生, 最美好的事。

 

 

__

 

街道系列文, 一直是我最印以為傲的系列, 是我所有的心血。

希望這對稍微顯得冷門的西皮能更得到大家的喜歡, 其實這西皮是很萌很清新很浪漫的, 謝謝你們看完了這篇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戀 Ruby 的頭像
羽戀 Ruby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欸利
  • 寫的很好呢
    我喜歡
  • yuki
  •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