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你望向我, 剎那的時光, 比永恆讓人珍惜; 我看著你, 永恆的歲月, 也如同剎那太容易消逝.

 10418480_966924813326304_2577382107941880152_n  

CH2.

 

空氣中飄散著誘人的香氣, 稀飯在小鍋裡咕嘟咕嘟的翻滾著, 張藝興抓了一小搓的鹽巴丟進鍋裡, 勺子攪勻了幾下, 嚐過味道後, 一旁的金俊勉馬上遞過碗。

 

冒著熱氣的稀飯被放到飢腸轆轆的邊伯賢面前,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握住木勺子將煮的軟軟糯糯的稀飯往嘴裡送, 卻在放到嘴邊前的一剎那給拉住胳膊。

 

無辜的抬起頭, 漂亮的眸子裡漾著渴望, 嚥了嚥口水, 小狐狸覺得自己快餓昏了。

 

" 把這杯茶喝掉, 你昏兩天了, 如果沒先暖胃, 會鬧肚子疼的, 乖。" 溫柔致極的將杯子放進邊伯賢的手裡, 張藝興的口吻很輕。

 

小狐狸似乎有點不情願, 但還是乖巧的將杯沿湊到嘴邊, 一小口一小口的將熱茶吞下肚, 本以為會有苦味的邊伯賢在紅茶流過喉部的時候, 瑟縮了下, 卻被清淡涼爽的甜味給怔住。

 

" 好了, 快吃吧。" 摸了摸男孩柔軟的髮絲, 張藝興寵溺的笑了笑, 將木碗推的離邊伯賢近點, 再自然不過的接過帶著餘溫的空杯子。

 

偌大的庭園裡充滿了鳥鳴聲, 周遭的植物甚至比邊伯賢所居住的小村莊還要香氣四溢, 芬芳的花香瀰漫在四周, 蹲下身去摸, 土壤有點潮濕, 都暻秀告訴他, 張藝興常常坐在這看書, 這裡的所有動植物都是由他照顧。

 

" 我沒有那麼了不起, 我只是盡我的義務而已。" 揚在唇邊的依舊是雲淡風輕的微笑, 張藝興牽起坐在草皮上逗弄鳥兒的邊伯賢, " 來吃點心吧, 我泡茶給你喝。"

 

小巧精緻的糕點擱在邊伯賢面前, 男孩無奈的抽了抽嘴角, " 怎麼了? " 見身旁的人兒遲遲不動手, 張藝興關切的問道。

 

" 我要是一直住在這裡, 大概…… 會被你養肥吧………… "

 

張藝興聞言有些愣愕, 隨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 那又如何, 你是我帶回來的, 我一定負責!" 捏了捏小狐狸的手心, 這話說的曖昧, 卻是張藝興的真心。

 

眉眼溫柔, 像是含了水般的柔情, 邊伯賢根本無法直視張藝興的眼睛, 說到底, 他也只是個孩子, 純情的很, 心臟撲通撲通跳的飛快, 男孩懷疑, 是不是全世界都聽到了。

 

感受到了空氣間的曖昧氣氛, 都暻秀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突然察覺身旁一樣熱切的目光, 小心翼翼的往旁邊瞄了一眼, 不偏不倚的迎上金俊勉含著笑的眸子, 心裡喀 噔一聲有些不妙。果不其然, 金俊勉緩緩的湊到他耳邊, 衣袖若有似無的蹭著他的尾巴, 溫熱的鼻息呼在他的耳畔, 低聲的說, " 暻秀, 你什麼時候要給我答覆? " 都暻秀的臉唰的一下漲紅, 猛地站起。

 

" 興……興大人, 我去準備給狐狸少爺洗澡的熱水…………! " 近乎是落慌而逃的背影, 惹得金俊勉發笑。

 

" 我去幫忙。" 用袖子掩住自己上揚的唇角, 都暻秀可愛的反應讓他心花怒放, 忍不住想要再欺負一下他。

 

" 不 ' 不需要你幫忙, 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

 

" 兩個人一起動作比較快。" 金俊勉看似無害的笑容倒映在都暻秀因為驚恐而瞪大的眸子裡。

 

" 俊勉啊, 幫個忙, 去我臥室拿我昨晚替伯賢準備好的和服吧, 外衣大概落在了書房了, 你找找吧。" 張藝興無奈的放下茶杯, 替都暻秀解危。

 

" 知道了。" 走過都暻秀身旁時, 金俊勉停下了腳步, 伸手撩起了都暻秀頰邊的一綹髮絲, 放到唇邊, 輕輕的吻了下, 話語散在風裡。

 

小松鼠屏住了呼吸, 不知所措的望著他的背影, 耳邊不斷回盪金俊勉的嗓音。

 

" 下次就不是頭髮了────── 別逼我吻你。"

 

什麼啊! 都暻秀的心情久久不能回復, 害羞、委屈、惱怒的心情哽在喉頭, 好半晌才含著淚水哽咽說道, " 俊勉最討厭了! "

 

 

_____________

 

 

如自己所願的, 像是為了給從前的自己一個交待, 將暻秀和俊勉之間的線牽了起來。

飯上孩子們到現在, 一直沒有變過心去喜愛的西皮只有三對, 燦白、蛋白、綿度。所以我才說是為了給自己交待, 因為明明是那麼的喜歡, 但我卻很少寫他們的故事,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樣的搭配, 因為我可是很費心的。

綿度沒有意外的話, 幾篇後會有肉的, 那個時候就不會放上來了, 我怕會被檢舉xD

再說一次, 寫文只是因為自己想寫才寫, 希望你們不會催我文, 我想更的時候就會更下去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戀 Ruby 的頭像
羽戀 Ruby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