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8480_966924813326304_2577382107941880152_n  

CH3.

 

慵懶的撐著腮,髮絲垂落在耳際,隨著流進室內的風揚起,習慣束起的淺褐色直髮此時散在耳後,遮住了張藝興的半張臉,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書房內安靜的只有書頁磨擦指腹的聲響,放在一旁的茶早已沒了餘溫,張藝興的手背觸碰到背沿時感受到瓷器的冰冷,這才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袜子踩在疊蓆上有些寒冷,張藝興披上外衣,纖細的手指微拉著衣領,另一手拉開了紙門,欲要踏出書房時,才發現靠著牆壁睡在自己門外的邊伯賢,張藝興蹲下身去看他,輕淺的呼吸聲,規律起伏的胸膛,男孩的的確確是坐在他門外睡著了。

 

一手扶在男孩的腰際,一手穿過膝下,嬌小的身子落進了張藝興的懷裡,被輕柔的側抱起,邊伯賢的頭枕在他的胸前,似乎有點不滿足的低咕幾句,蹭了蹭張藝興的胸膛,為自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

 

正想把小狐狸送回房間睡覺,剛踏出一步,懷裡的人兒已經幽幽轉醒,迷濛的看了看四周,視線迎上張藝興的,一雙眼睛眨呀眨的,像是天上的繁星都落進了他的眼裡。

 

外頭飄起了點點細雨,拂進走廊的風帶著涼意,邊伯賢搭著張藝興微微傾斜的肩膀站到木板上,腳步才剛站穩,挾著張藝興體溫的外衣被披到他的肩上," 回去房裡睡吧。" 

 

突然的扭捏起來,說話也吞吞吐吐,手掌緊緊的揪著張藝興的袖子,樣子看起來有些委屈。

 

" 嗯? 怎麼了? " 清楚的感受到男孩不安的情緒,邊伯賢冰涼的指尖惹得他皺眉,夜晚的風是刺骨的,張藝興實在不願意讓他一直吹著風。

 

" 那個……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 我怕黑。" 委屈的瞅著張藝興,一雙眸子眨巴眨巴的,可愛的要命。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神放軟了許多,唇角不留痕跡的掠過一絲帶著深意的微笑,小狐狸的指尖被溫柔的捏在手裡包覆著,張藝興一瞬也不瞬的望著邊伯賢,比平時還要來的柔和的眼神此時看來有點誘惑。

 

" 藝…… 藝興…… " 呆愣愣的嚥了嚥口水,無措的望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邊伯賢下意識的想要躲,張藝興卻壞心的按住他的後腦勺,不讓他移開目光也不允許他逃跑,嘴唇在湊到唇角的那一剎那,軟軟的淺嚐即止,便自然的擦過臉頰,給了男孩一個溫暖的擁抱。

 

全身燙的不可思議,酥酥麻麻的觸感還依稀存在,不明白張藝興為什麼要吻自己,也不明白自己震耳欲聾的心跳聲是打哪來的,只覺得,剛剛的吻和張藝興全身散發的氣質一樣舒服,他並不討厭。

 

" 小時候,有人告訴我,只要身邊的人覺得不安的時候,就親親他的唇角,給他溫暖。" 張藝興的口吻很輕,凝視遠方的眼神像是在回憶似的,有點懷念。

 

" 為什麼是唇角? 臉頰不行嗎? " 邊伯賢鋪好了自己的被褥,裹著鬆鬆軟軟的棉被,聽著張藝興輕輕柔柔的嗓音,昏昏欲睡的瞇起眼睛。

 

詫異的撇過頭來看邊伯賢,好半晌才意識到了什麼,斂起了訝異的神色,嘆了口氣," 時間都那麼久了,大概只有我會一直念著過去吧…… " 

 

溫熱的掌心拍了拍男孩的頭,揉亂了鬆軟的髮絲,不同於平常微微勾起的微笑,挾雜了許多情緒,燦爛的笑容漾在臉上,張藝興按了按邊伯賢的唇角," 唇角感受到溫暖的話,就會彎起來微笑啦。"

 

小狐狸張大了眼睛,心窩處像是被什麼東西填滿了,溫暖的不可思議,睡意被風拂去,邊伯賢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 你看,彎起來微笑了。" 微微側著頭的張藝興,眼睛彎起成了月牙,月光透過紙門灑在他的身上,全身散發出飄渺的光芒。

 

感受著身邊的人的體溫,小狐狸對於黑暗的恐懼稍稍的減弱些,但還是孩子氣的揪著張藝興的衣袖,將枕頭推的離他近點,才放心的閉上眼睛。

 

呼吸聲逐漸平緩變得細微,張藝興看著邊伯賢熟睡時的側臉,安靜的悄無聲息,秀氣的臉蛋映在眼底,柔情溢滿了眸子,輕輕的俯下身,吻上邊伯賢的額角," 睡吧。" 溫潤的嗓音散在空氣裡,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__

 

感情一直在升溫,為了要有層次,我下了很多功夫。張藝興和邊伯賢有點過去,我想表達的應該有傳遞給你們吧? 在這我就不劇透了,簡單的來說,這篇文就是甜甜蜜蜜的 蛋白 兩人世界,簡單明瞭吧!

 

綿度的番外,適時的我會安插進去,我會努力的虐哭你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