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8480_966924813326304_2577382107941880152_n  

CH4.

 

陽光自蔭鬱的枝葉間透出, 灑落在靠著樹木熟睡的男孩身上, 身邊圍繞著一些平時和男孩玩耍的動物。這是個秋季的午後, 不似夏天的炎熱, 也不像冬日的寒冷, 秋季的風涼爽舒適, 拂過面上的風輕輕柔柔的, 惹得人昏昏欲睡。

 

捱著男孩打瞌睡的動物們忽然騷動了起來, 直到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年豎著手指要他們噤聲才安靜下來, " 沒事的, 是我。" 一如既往的溫柔嗓音, 悄聲無息的踏著步伐踩在草地上, 彎下腰, 輕輕地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等著他睜開眼睛。

 

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 眸子裡挾雜了些許迷濛, 墨黑色的額髮有些凌亂, 少年伸出白皙勻稱的手指幫他理順, 嘴角含著寵溺的笑容, 動作熟稔的自然俐落。

 

" 伯賢, 以後別在這裡睡覺了, 會著涼的。" 少年戳了戳男孩的腦袋瓜, 脫下身上的外衣披到穿著薄弱的男孩身上, " 你不是很怕冷的嗎? "

 

" 但是, 如果不在這裡等你就見不到興興了啊! " 邊伯賢委屈的扯住少年的衣袖, 撒嬌般的蹭了蹭他的頸窩, " 而且, 只要我喊冷, 興興都會給我溫暖, 所以沒關係的。"

 

" 可是…… 伯賢, 我以後不能再來見你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 感覺到懷裡的男孩僵住了身子, 安撫似的拍拍他的頭。

 

" 興興討厭我了嗎? " 邊伯賢的聲音悶悶的, 少年還來不及回話, 身前的布料已經濕了一大片, 壓抑的啜泣聲惹得他心疼, " 我喜歡你, 非常喜歡你, 你不是知道的嗎, 伯賢。"

 

" 可是你不要我了…… "

 

少年的神色哀傷, 好幾次都欲言又止, 卻又忍住不語, " 伯賢, 我有我該盡的責任, 我希望你能夠明白。" 將男孩微微的推離自己的身子, 手指拭去他頰上的淚水, 眉眼溫柔的望著邊伯賢含著淚水的眸子, 按捺不住的俯身在他額上輕輕的一吻, " 我會守護你的, 一定。"

 

" 興興…… 興興會回來看我嗎? " 緊緊的揪著少年的衣擺, 邊伯賢的聲音挾雜了濃厚的鼻音, 肩膀一抽一抽的, 哽咽的打起嗝來。

 

溫柔的笑容綻放在唇角, 少年摘下腰帶上的飾品, 牽過男孩小小的手心, " 這是護身符, 我隨身攜帶著的, 能夠保你平安。" 彎下身, 將護身符綁在男孩的腰際。

 

邊伯賢愣愣的低頭去看, 櫻花辦狀的護身符若有似無的散著粉色的光芒, 淡淡的, 有點虛幻, 正想抬頭去看少年, 一個軟軟的東西印上他的唇角, " 我真的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別哭了, 我會心疼。"

 

少年的和服飛揚, 淡淡的清香味和櫻花飛舞在四周, 手指微微的抵著男孩的下顎, 口吻很輕, " 答應我, 不管發生什麼事, 你都不會拔掉護身符。"

 

淺褐色的眸子迎上墨黑色的眸子, 邊伯賢的眼睛有些朦朧, 花瓣落在男孩細碎的額髮上, 少年微涼的手指扣住男孩的手, 熟悉的溫度令人心碎, 邊伯賢努力的扯起唇角的弧度, 燦爛的笑容漾在臉上, " 我會一直掛在身上, 不讓它離開身邊。 "

 

" 乖孩子。" 話語落下, 少年的身影逐漸變淡, 邊伯賢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抓住他, 少年勾起淡雅的笑容, 一瞬也不瞬的望著男孩, " 我們會再見面的。" 溫暖的嗓音拂過耳畔, 下一秒, 被風吹散。

 

 

猛然的睜開眸子, 邊伯賢微微的喘息著, 胸膛起伏的速度逐漸平緩, 頰上的淚痕清晰可見, 抬起手背貼在額際, 冷汗沾上皮膚, 涼的他喘不過氣。

 

一股淡淡的清甜味飄散在空氣中, 像是被扯動一般, 鼻息間是刻在記憶裡散也散不去的熟悉味道, 苦澀的連胸口都疼痛不堪, 幾乎是一瞬間, 男孩掙扎著爬起身, 顧不上和服前襟的凌亂, 跌跌撞撞的往張藝興臥房外的庭園奔去, 步伐卻在看到樹下的張藝興時停了下來。

 

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純淨氣質, 身體散著朦朧的光芒, 淺褐色的髮絲揚在身後, 前襟敞開, 白皙的胸膛曝露在空氣中, 似乎是聽到了小狐狸凌亂不至的喘息聲, 張藝興澄澈溫和的眼眸落到了男孩身上, 剎那間, 時間像是凝固了, 周遭安靜的令人窒息。

 

邊伯賢愣愕的望著對方, 好半晌都說不出話, 直到張藝興悄聲無息的站到他面前, 表情有些不悅的整理男孩的腰帶時, 才回過神來, 聲音顫抖的指著他, " 你為什麼長了角…… "

 

" 你為什麼不把衣服穿好, 外衣也不披, 天氣這麼涼, 你身子那麼弱會感冒的。" 牽過邊伯賢冰涼的指尖, 唇角掠過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 男孩還來不及思考那笑容是什麼意思, 就被微微一扯, 摔進了張藝興的懷裡。

 

" 你 ──────── "

 

" 我是獨角獸, 你們口中的純淨之獸, 至於這個角, 平常我是會藏起來的, 只是今日是每個月我沐浴身子的日子, 湊巧被你碰著了。" 小狐狸毛茸茸的耳朵似乎泛起了紅暈, 手心伏貼在張藝興胸前, 觸碰著裸露的肌膚, 皮膚上殘留的水珠說明了張藝興才剛離開水邊不久。

 

" 我說你, 剛剛那麼慌慌張張的起床是夢到了什麼嗎? " 撩起男孩頰邊一綹墨黑的髮絲, 湊到唇邊細細的吻道, " 我喜歡你不綁頭髮的樣子, 有點誘人…… " 張藝興的語氣過於曖昧不清, 近乎是刻意的在邊伯賢耳邊低低的呢喃, 混著熱度的氣息呼在耳際, 男孩嗚咽了一聲, 雙腳頓時因為耳廓的敏感而軟弱無力, 只能緊緊 的揪著對方的衣領, 辛苦的找回心臟的節奏。

 

" 我…… 我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

 

" 想起我了? " 張藝興放過男孩脆弱的耳朵, 微微的側過頭, 轉而啃咬邊伯賢的頸子, " 嗯 ───── " 分不清是回應還是甜膩的呻吟, 小狐狸小聲的啜泣起來, 害怕的攀附著對方的肩胛骨, 緊閉著眼睛想要逃離張藝興的挑逗, 卻感受的越加清楚。

 

" 我喜歡看你的眼睛, 伯賢…… 你看看我…… "

 

無力的嬌喘著, 邊伯賢吃力的睜開迷濛的雙眼, 張藝興小心翼翼的吻上了他的唇瓣, 舌尖掃過敏感脆弱的上顎, 惹得小狐狸輕顫起來, 軟軟的觸感交纏著彼此, 呼吸 粗重了起來, 一隻有力的手臂環著他的腰際, 支撐起他, 男孩的意識已經模糊不清, 幾乎要喘不過氣, 似乎是察覺到邊伯賢的呼吸越來越淺, 張藝興才依依不捨的鬆 開禁錮他的手臂, 側抱起小狐狸發軟的身子。

 

 

溫柔的將男孩放倒在褥子上, 拉過棉被, 將每個角往內掖好, 才退開身子, 靜靜的凝視著邊伯賢因為害羞而側過臉背對他的模樣。

 

" 我明天上午要去村裡一趟, 你有沒有什麼想要的, 我給你帶回來。" 輕柔的撫著小狐狸的耳朵, 張藝興的口吻充滿了寵溺, 望著邊伯賢的目光柔情的像是快溢出水似的。

 

" 我想和你一起去…… " 轉過身子, 捏住張藝興的衣角, 近乎懇求的撒嬌道。

 

" 不行, 你的身子還太不穩定, 你現在已經不是人類了, 如果突然接觸到人類的氣息你會生病的…… 別擔心, 暻秀也會留在這裡, 你跟他做伴, 不會孤單的, 好嗎? "

 

" 嗯……………… "

 

" 乖孩子, 我明天會帶點心回來給你的, 現在好好的睡吧, 我在這陪你。" 溫潤的嗓音有點催眠, 邊伯賢瞇起眼睛, 眼前朦朧一片, 昏沉沉的睡去。

 

怕冷的男孩本能的朝熱源的方向依偎過去, 張藝興的嘴角微微的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將小小的身子摟進自己的被窩裡, 環著男孩的腰際, 緩緩的俯身吻上男孩的唇角, 細不可微的嗓音散在風中, 像是誓言般的, 在心底紮了根。

 

" 我會保護你的, 我的小狐狸。"

 

 

________

 

又是 綿度 無法出場的節奏…… 只能說, 下一篇, 會有新人物加入, 不要期待。

完了以後, 連吻戲都打的一點激情都沒有的唯美真的是很對不起, 我盡力了xD

我的文筆不好, 所以我從沒想過要讓更多人看到我的文章, 從第一篇開始就一直支持我打下去的孩子真的謝謝你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