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8480_966924813326304_2577382107941880152_n  

CH5.

 

「 答應我, 不管發生什麼事, 你都不會拔掉護身符。」

 

細不可微的嗓音淡淡的在耳邊迴響, 一字一句溫暖的滲入心底, 像是紮了根似的, 深刻的, 溫柔的, 在心底深處留下痕跡。

 

邊伯賢睜開眼睛時, 天才剛破曉, 霧氣還未散去, 清晨的風挾著昨夜小雨的水氣, 寒氣逼人, 身子瑟縮在被窩裡打了個哆嗦, 好半晌才掙扎著, 小心翼翼的離開張藝興溫暖的臂彎。

 

踩在燈芯草做成的疊蓆上, 輕手輕腳的拉開隔壁書房和臥房之間的紙門, 解開寬鬆的腰帶, 和服順著手臂滑落至地, 白皙纖瘦的胸膛曝露在空氣中, 撈過都暻秀前晚準備好的和服, 動作不太熟稔的束緊腰帶, 用細繩將散亂在身後的髮絲繫好。

 

 

" 狐狸少爺? " 似乎是剛從前院裡的小菜圃拔了一些蔬菜回來, 衣袖往上收起, 鞋子上沾染了一些濕潤的泥土, 都暻秀的眼睛瞪的圓滾滾的, 望著因為無聊所以坐在亭子裡休息的邊伯賢, 詫異的快步走來。

 

竹籃被隨意的擱在一旁, 爐火上是熬了一段時間的濃湯, 香氣四溢, 都暻秀握著勺子嚐了幾口, 很順手的將勺子遞給邊伯賢, 靦腆的笑了笑, " 狐狸少爺你替我嚐嚐味道吧, 我第一次熬湯, 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胃口。"

 

乖順的接過勺子喝了一口, 馬鈴薯被熬的溫軟, 淡淡的清甜味在口腔化開, 順著咽喉滑下, 暖和了男孩被冷風吹的有點隱隱抽疼的胃, 舔了舔嘴唇, 依依不捨的將勺 子遞還給都暻秀, 迎上小松鼠因為緊張而閃爍不安的眸子, 嘴角緩緩的揚起弧度, 漾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 很好喝哦, 暻秀, 是我喜歡的味道! "

 

緊繃的身子瞬間放鬆下來, 都暻秀笑瞇了眼睛, 卻又很快的意識到柴火已經不夠, 欲彎腰添加木頭時, 金俊勉按住了他的肩膀, " 興大人剛剛起床, 我來升火吧, 你趕快去準備便當, 待會我們就要起程了。" 輕柔的嗓音拂過耳際, 舒舒服服的, 像是在唱歌一樣的, 撫慰人心。

 

小松鼠因為金俊勉突如其來的觸碰而嚇了一跳, 紅暈攀升至耳根,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失措的逃離對方的身旁, 一眼都不敢看他。

 

無奈的將都暻秀的舉動收入眼中, 噙在唇角的微笑有點苦澀,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那一瞬間, 邊伯賢的的確確看見都暻秀紅了眼眶, 垂下頭沉思了一會, 欲開口說話時, 金俊勉朝他一個微笑, 堵住了他想說的話語, 硬生生的哽在喉頭, 只能默默的低頭不語。

 

 

" 我們很快就會回來, 不要亂跑, 乖乖的在家等我, 好嗎? " 溫潤如玉的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拉緊了邊伯賢外衣的前擺, 張藝興俯下身, 溫熱的掌心搓揉著男孩髮上的耳朵, 低聲的湊在邊伯賢耳旁說話, 若有似無的磨蹭小 狐狸敏感的頸間, 直到邊伯賢微微的發出低喘和掙扎, 才輕柔的吻了吻男孩的額頭, 熟悉的笑容綻放在唇邊。

 

" 路上小心。" 手心緊緊的揪著張藝興的衣角, 扭捏不安的行為惹得對方不停的笑出聲, 微微的彎下腰仰視男孩, 小狐狸的眼角是溼潤的, 眸子裡閃爍著淚光, 修長的指尖拭去他的眼淚, 話語散在空氣中, 邊伯賢怔在原地, 衣袖遮住半個臉蛋, 無措的雙頰紅透。

 

蘊含了許多情感卻雲淡風輕說出的一句話, 牽扯著邊伯賢的心跳, 一聲比一聲震耳欲聾。

 

" 我喜歡你, 伯賢。" 如此平淡的一句話卻讓他幾乎喘不過氣,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鼻酸的想哭, 心中像是有一隻坐立不安的小貓不停的撓, 只能努力的壓抑。

 

" 笨蛋…… " 從小時候開始, 張藝興就一直用認真的口吻, 不害臊的說著喜歡, 溫柔似水的目光始終只停留在他身上。邊伯賢已經不是年幼童真的孩子, 張藝興已經不是帶著稚氣的少年, 埋藏在心中的情感卻清澈的毫無雜質, 彷彿時間的流逝絲毫沒在他們身上留下痕跡。

 

身旁的金俊勉低聲說了些什麼, 惹得都暻秀漲紅了臉, 惱怒的扯回被對方拉住的胳膊, 才剛轉過身子要逃開, 又被金俊勉從身後死死的扣在胸前, 無力的掙扎了幾下, 自知離不開對方禁錮自己的手臂, 只能委屈的垂下頭, 掩飾自己潮濕的眼眶。

 

" 你還生氣嗎, 暻秀…… " 語氣裡有種無奈, 聽著都讓人難受, 金俊勉放鬆了手臂, 小心翼翼的就怕弄疼都暻秀。

 

小松鼠縮起了毛茸茸的尾巴, 耳朵垂的低低的, 肩膀一下沒一下的抽動著, 迷濛的雙眸落至金俊勉繫在腰際的劍鞘, 眸色變得深沉, 微涼的手指輕輕的撫過, 胸口不知道為什麼, 疼的厲害。

 

環著自己腰際的手溫熱的令人窒息, 喉頭酸澀的難受, 沉默了許久, 細不可微的嘆息無力的吐出, 皺起的眉頭緩緩的鬆開, " 路上小心, 保護好興大人的安危, 你自己也注意點, 不要受傷了。"

 

像是沒有想到總是安靜的待在自己身旁的都暻秀會說出這些話, 金俊勉的眸子裡挾雜了些許驚訝, 一直抿著的唇角軟化了弧度, 悄聲無息的俯下身, 輕柔無比的吻落在小松鼠細碎的髮絲上, " 嗯, 我會帶你喜歡的松果回來的。"

 

腰身微微的向後, 手臂隔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金俊勉眉眼溫柔的退開身子, 望著都暻秀顯得局促的背影, 輕輕的笑出聲音。

 

拾起擱置在腳邊, 散發出濃郁藥味的小布包, 很快的塞到金俊勉懷裡, " 別再耽擱了, 快出發吧。" 話語裡充滿了驅趕的意味, 有禮的向張藝興一個鞠躬, 推開了玄關處的大門。

 

 

望著張藝興和金俊勉逐漸模糊的身影, 邊伯賢才注意到兩人的打扮和平日不一樣, 束在身後的頭髮不似往常的飄逸舒適, 而是收了上去, 用細繩繫了一個樣式在髮上。

 

都暻秀的臉憂心忡忡的, 使得邊伯賢也跟著緊張起來, " 下山是那麼危險的事嗎? 我看到俊勉藏在衣擺後的劍柄了。"

 

" 其實沒什麼, 只是上次在上山的路上被人襲擊, 俊勉為了保護興大人被劃了一刀, 所以我有點害怕。" 小松鼠噙在嘴角的笑容很勉強, 眼裡盈滿了擔憂。

 

邊伯賢聞言低吟了一會, 好半晌才伸手拉住了都暻秀的衣袖, " 暻秀你…… 是不是喜歡俊勉啊? "

 

關門的身子僵在原地, 都暻秀一口氣噎在喉頭, 幾乎喘不過氣, 咳了幾聲, 才回過神來, " 狐…… 狐狸少爺怎麼會這麼說? 俊勉總是以欺負我為樂, 我又不是被虐, 誰不喜歡, 偏偏喜歡他幹嘛? 喜歡他…… 很難受的…… " 難受的, 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了, 喜歡的心情無處宣洩, 以前溫柔待他的金俊勉不知何時開始變了, 柔情的口吻沒變, 但都暻秀總覺得, 自己被討厭了, 金俊勉已經 不像以前那樣的疼愛自己。

 

氣氛沉重了起來, 小狐狸對於都暻秀和金俊勉之間的情感, 毫無介入之地, 只能垂下眼睫, 尷尬的轉開話題, " 那個…… 暻秀啊, 我有一個非去不可的地方, 你願意陪我去嗎? "

 

 

潺潺的水流聲, 伴隨著鳥兒的鳴叫聲, 四周是蔭鬱的樹林, 這裡是張藝興找到奄奄一息的邊伯賢的地方。

 

" 狐 ' 狐狸少爺, 請問你在做什麼? "

 

" 脫衣服。"

 

" 你該不會是打算…… 要跳下去吧? " 衣袖遮住了半張臉, 都暻秀緊張的說不出話, 不該擅自帶著邊伯賢出來的, 興大人要是知道狐狸少爺打算跳進溪裡, 從沒發過脾氣, 唇角總是掛著溫軟笑意的他, 也會大怒吧…………

 

" 嗯, 有必須找到的東西! " 身上僅剩下一件薄弱的內衫, 若隱若現的身子看的小松鼠紅透了臉頰, " 少 ' 少爺請穿上衣服, 我來幫你找吧! "

 

" 你待著吧, 別擔心, 不會有事的。何況, 如果你生病了的話…… 俊勉會心疼的。" 邊伯賢深吸了一口氣, 鼻子一捏就要入水。

 

" 少 ───────── "

 

" 你想送死也不是這樣吧, 邊伯賢。" 一隻白皙的手拎住了小狐狸離開地面的身體, 輕鬆的好像捻起的是一片羽毛。

 

 

_____

 

 

假日過的太鬆散了點, 更文的速度慢了很多。

這篇幾乎是 綿度 佔了一半的重心, 但不會交待的很詳細, 因為會寫在番外, 所以你們就忍耐著點吧。

完了以後, 邊伯賢最近太不乖了, 一下勾引張藝興, 一下招惹朴燦烈, 惹得我腦洞大開, 手都癢癢的, 明明體力上沒辦法負荷那麼多的底稿, 但還是寫了大綱, 會接在 綿度 番外後面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