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氣息薄弱的躺在床上,纖細瘦弱的手指若有似無的搭著睡在床沿邊的男子手心,像是眷念一般的細細琢磨著對方手心燙人的溫度,有點難受,有些不捨。無奈的揚起唇角,眼眶卻紅了一圈,唾液滑下咽喉,他已經無法再開口說話,只能喘著氣掙扎的活下去。可是他不願意,他不想以這副模樣待在他的身旁。

 

" 起靈…… " 吳邪無聲的湊到男子的耳畔邊低語, " 我的年少歲月有你伴在身邊… 真的很幸福。原諒我。" 原諒我,早你一步離開,不要怨我,你不要怨我,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可是我願意愛你,我只會愛你。吳邪的這輩子,只會愛張起靈一人。

 

直到手心裡的溫軟不再有力氣緊捏著自己,張起靈才緩緩的睜開眼睛,眸色如墨,沾染著淡淡水氣。

 

男子的指尖溫柔的拭去少年眼角的溼潤,低沉的嗓音透著一絲心疼, " 我的天真無邪,即使是在最後一秒,也該是幸福的。 " 幸福的沒有眼淚,沒有傷悲,沒有那些令人脆弱的懊悔。

 

張起靈的側臉稜角溫和,不常微笑的嘴唇緩慢而虔誠的貼上吳邪的額際,細不可聞的嗓音低沉且溫柔,似是誓言一般 : " 我願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 "

 

我說我會守護你,不顧一切的守護你,不管你去了哪裡,張起靈都不會放任吳邪一個人。

 

「最美不過年少,最長不過時間。」

 

最美的季節,送給我最深愛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