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你望向我, 剎那的時光, 比永恆讓人珍惜; 我看著你, 永恆的歲月, 也如同剎那太容易消逝.

 

按了密碼打開宿舍的大門, 吳亦凡嘆了一口氣, 拖著疲憊的身子, 打算等會躺一下, 因為晚點還要再去公司練習..。

伸出腳正準備踏進宿舍內, 突然, " 張藝興! 你很囂張嘛 " 吳亦凡僵了身子, 撇過頭看向聲音來源處。

宿舍旁是一條小巷子, 平常因為很暗所以根本不會有人進去, 吳亦凡收回拉著門的手, 讓大門重新關上, 落了鎖。

" 怎麼? 被老師稱讚了尾巴就翹起來了呀! 嗯? " 隨著話語一落, 張藝興一語不吭, 但吳亦凡卻聽到微微的悶哼一聲, 看來張藝興是被打了..

 

眉頭一皺吳亦凡就想走進暗巷, " 還有阿! 我警告你.. 別仗著吳亦凡和你是朋友我們就不敢動你!! "  " 呵.. " 吳亦凡踏出的腳步收了回來, 他聽到張藝興笑了..

" 亦凡不會因為我去和你們起衝突的.. 我對他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 我沒那麼厲害.. 也不是他重視的對象.. "

" 所以.. 請不要以為可以利用我去讓亦凡做出什麼會被退出公司的舉動。"

張藝興說的淡然, 可吳亦凡卻聽得心酸, 轉過身, 吳亦凡離開了小巷回去了宿舍。

那天.., 他並沒有回去公司練習。

 

不知道什麼時開始, 吳亦凡養成了和張藝興一起練習到深夜的行為, 由於自己的舞蹈不是很強, 所以他每晚都會自己留下來加強。

一晚, 張藝興出來上廁所剛好經過了吳亦凡所待的練習室。

門外, 張藝興看著吳亦凡認真的揮灑著汗水, 卻還是不盡理想, 於是他推開了門, 出了聲。

" 需要我幫忙嗎? " 臉上是一如既往溫柔的微笑, 吳亦凡回首看他, 撐著膝胸膛劇烈的起伏, 有些喘不過氣, 伸手撥開了濕黏的瀏海, 吳亦凡點了點頭。

從那時開始, 張藝興就和吳亦凡一起留下一起練習, 又因為是室友, 所以變成了朋友, 鹿晗的送便當服務的對象也從一個變成了兩個。

 

" 唉.. " 默默的嘆了口氣, 吳亦凡翻了個身, 心頭掛念著, 果然剛剛離開是錯的嗎..?

張藝興不知道怎樣了.., 怎麼還不回來.., 都幾點了.., 看向兩張床中間的小木桌上的鬧鐘。

凌晨 2 點了, 吳亦凡真的擔心了, 正準備起身卻聽見門鎖被打開的聲音, 隔壁床的鹿晗似乎被驚動了, 也或者是他根本就沒睡, 看來是和吳亦凡一樣在等張藝興回來..

拉了下小夜燈的繩子, 房內頓時亮起了一小角落, 鹿晗跳下了床, 只見張藝興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

" 知道回來了? 今天怎麼那麼晚?! " 鹿晗有些生氣, " 練到忘了時間了.. " 張藝興搔了搔頭解釋道。

" .. 知道了。下次別那麼晚了知道嗎? 去洗.. 你又被打了? " 鹿晗才正想放他去洗澡睡覺卻眼尖撇到一片紫黑色, 伸出手擒住他想去遮的右手。

" 是誰? 告訴我, 誰打的!! " 鹿晗強硬的問道, 不容他隨便敷衍過自己的問題。

" 你小聲點.. 別吵醒亦凡了.. " 張藝興沒打算回答, " .. 那你跟我說是誰! " 壓低了音量, 鹿晗追問道。

" .. 沒事的鹿晗.. 不就是挨了一下嗎沒什麼的! 別讓亦凡聽到了.. 去睡吧 " 搖了搖頭, 張藝興還是沒說, 只是推著鹿晗往床上躺。

" 張藝興! "  " 噓! 我都說沒事了.. 睡吧鹿晗。明天還得早起的 " 張藝興壓下他的身子幫他蓋上棉被不讓他再問。

" 可是.. "  " 我說了! 沒事.. " 張藝興語調依舊平淡, 但眼神裡多了點迫力, 鹿晗被震住了, 嘴巴開開合合的很多次, 最後還是妥協了。

" 那你洗完早點睡.. " 低咕了幾聲, 鹿晗總算閉上眼, " 恩.. ", 張藝興從櫃子裡拿出衣服, 走進浴室。

 

待張藝興在走出時又過了 10 分鐘, 輕柔的拉開棉被, 張藝興躺在吳亦凡身旁。

可能是真的累了, 很快的便傳來規律的呼吸聲。

張開眼, 吳亦凡看向身旁的張藝興, 少年是睡了但睡的很不安穩, 眉頭緊皺, 嘴裡嘟嚷著什麼, 身子也不自覺得抽動著。

眼下青黑一片都是黑眼圈, 在白皙的皮膚上越加明顯。

沒有說話, 只是伸手將張藝興的眉頭撫平, 另一手也沒閒著的拍了拍少年的背, 這動作對張藝興似乎很受用, 沒多久張藝興便平靜了下來。

吳亦凡嘆了口氣, 心裡堵的慌, 看著張藝興心頭就是一陣的疼不知道為什麼。

" 唔.. " 張藝興小嘴微啟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身子靠向吳亦凡, 還蹭了蹭他的胸膛, 就這樣枕在他胸口, 吳亦凡傻了, 身子徹底的僵住。

低垂下頭, 看著在自己懷裡睡的安穩的張藝興, 吳亦凡腦子很混亂。

他不是第一次聽到張藝興阻止鹿晗的話語, 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張藝興被打.., 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 是因為張藝興太優秀了, 舞蹈實力堅強, 歌喉也算不錯, 還有自創詞曲的能力, 自學樂器的能力也是所有練習生和老師有目共睹的, 說是很有機會出道也不過份。

或許這麼耀眼的他阻礙到了別人了吧, 又或者是..

吳亦凡嚥了嚥唾液, 很是難受, 是.. 是因為他。

看他不爽的人說多也不多但也絕不能說少, 或許是因為不敢動自己, 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和自己最為親近的張藝興身上, 就因為自己和張藝興很好, 所以幫他出頭也是極為可能的, 甚至為了他被公司趕出也是大有可能的。

只是.., 他們都忘了張藝興並不是會把自己受的委屈說出來的人, 他們不知道張藝興有多內斂, 他們也不知道張藝興根本不依賴他, 更不用說將自己因為他被打的事告訴他了..

吳亦凡深深覺得自己很可惡, 很過份。

 

 

踏進練習室, 張藝興早已在角落那頭熱身了, 從鏡子的反射張藝興很清楚的看見是吳亦凡推開門的, 嘴角揚起, 轉過身。

" 早安! " 吳亦凡見他那麼有精神有些訝異, 看來是自己把張藝興想的太脆弱了.., 還以為他至少會低落個幾天的..

" 早安 " 將背包放到張藝興的旁邊, 吳亦凡掏出懷裡還熱乎乎的包子給張藝興, " 恩? 哪來的包子?! 你去買的? " 傻愣愣的接過, 張藝興很是意外。

" 鹿晗給我的叫我拿給你當早餐 "  " 哦.. " 張藝興聞言點了點頭, 席地而坐, 乖巧的開始進食。

吳亦凡靜靜的看著他吃, 偶爾將水遞給他讓他不置於吃到噎著了, 只是.., " 你可不可以這樣看著我.. " 張藝興頰上帶了些微紅, " .. 我怎樣了? " 吳亦凡挑眉很是疑惑。

" 你別看著我阿! 我害羞.. 都吃不下去了.. " 吳亦凡愣愕, 噗哧一聲笑了, " 我不看就是了! 你快吃 " 拍了拍張藝興的肩, 吳亦凡起身。

" 你去哪? "  " 廁所。 " 張藝興眨了眨眼問道, 而吳亦凡也很快的回答了, " 去廁所幹嘛? "  " .. 去廁所不外乎就是小便嗎? 怎麼.. 你也要阿?! ", 吳亦凡話語裡調侃意味濃厚, 張藝興一聽面頰漲紅, 搖了搖頭結結巴巴的要吳亦凡快去。

吳亦凡打從心裡覺得張藝興真的是很好欺負, 是個很單純的小孩.., 這麼好的孩子怎麼有人捨得欺負他呢..

 

課堂開始沒多久, 舞蹈老師突然關掉了音樂, 讓所有練習生集合

" 大家都知道年末評鑑就在一個月後了吧? "  " 是!!!!!! " 所有人一聽, 眼裡皆帶著希冀。

" 這次公司的企劃案過了.. 打算推出一組 12 個人的男團 " 語落, 交頭接耳的聲音充斥著。

吳亦凡則不語, " 12 人吶.. 有機會呀! 亦凡 " 張藝興不知什麼時候擠到了吳亦凡身旁, 眼裡也帶著那麼點的希望。

" 嗯.. " 不是很有興致的附和道, 吳亦凡自己知道他機會不大, 他基礎還沒紮穩, 歌喉也稱不上好聽, 舞蹈也是靠著張藝興教他的好不容易追上的。

說一句實話, 沒張藝興他可能就垮了, 說要出道.., 真的很困難。

 

自從知道了要年末評鑑之後, 吳亦凡和張藝興練習的時間硬是拉長了, 每晚總是累的差點回不了宿舍, 兩人也總是被鹿晗罵的臭頭, 說練的太超過了。

而今天也是一樣, 連鹿晗都拉著吳世勳和吳亦凡跟張藝興一起留下了。

吳亦凡嘆了口氣, 伸長手將音樂關了, 果然心情浮躁練什麼都不對..

只是.., 張藝興怎麼那麼晚?

吳亦凡看了一眼手錶的時間, 已經遲了 20 分鐘了, 吳亦凡回首, " 鹿晗! 藝興去哪了? " 身後的鹿晗停下了練歌的動作, 抬起頭。

" 藝興? 他沒跟我說他要去哪阿.. 我打電話給他好了!!! " 鹿晗語畢就要掏出手機, " 你繼續練吧, 我打給他!! 有事在跟你說。 " 吳亦凡沒有等鹿晗回答他便轉身走出練習室, 順便沉澱下心情也好。

 

連想都沒想很自然的輸入了張藝興的手機號碼, 只見吳亦凡的眉頭漸漸皺緊。

沒接, 轉語音信箱.., 再撥了四 、五通, 張藝興照樣沒接, 吳亦凡滿臉擔憂不放棄的再撥了第六通, 所幸手機那頭很快就接了。

" 亦.. "  " 你剛剛怎麼不接? 你遲到了 20 分鐘了你知不知道?! 你去哪了? 我去找你 " 鬆了口氣但還是放心不下, 吳亦凡的語氣很是急切, 甚至還動了鮮少外露的怒氣。

" 對不起.. 沒關係的亦凡! 你先練吧我們晚點見。我現在在走去公司的路上了 " 張藝興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忘了, 吳亦凡的問題他一句都沒回答, 只是用安撫的語氣道了個歉, 希望吳亦凡能不要生氣了。

" .. 別騙我了張藝興! 你現在在哪? " 

" ... 我沒騙你 " 

" 張藝興.. 我們認識幾年了? " 

" 我在宿舍.. "

吳亦凡掛掉了電話, 嘆了口氣, 後背靠至牆壁, 壓下心中不知為何高漲的怒火。

吳亦凡有些後悔, 他怎麼會對張藝興發脾氣呢.., 吳亦凡算是不常生氣的人, 能讓他動怒的事情太少了..

而今天.., 張藝興很輕易的挑起他的怒火, " 唉.. " 到底是嘆什麼氣?, 嘆張藝興依舊不對他說真話? 還是嘆張藝興不信任自己?

反正嘆來嘆去.., 依舊是因為張藝興。

 

轉開了門把, 門沒鎖.., 打開了燈, 吳亦凡拖了鞋子筆直的走向廚房側邊的小陽台。

為什麼會認為張藝興在那..? 他不知道, 就憑直覺罷了..。

早已適應了屋內的明亮突然迎上一片黑暗, 吳亦凡有些不習慣, 瞇起眼尋找著張藝興的身影。

角落裡, 一抹身影抽動著, " ... 藝興? " 遲疑了半天, 吳亦凡開口喚道, 那身影愣住了。

似乎是有意不想讓吳亦凡找自己才躲到陽台的, 但張藝興真沒想過吳亦凡不費一絲一毫的力氣就找到了他。

" 你真來找我了阿!! 其實我等會自己就會過去了嘛 " 張藝興哈哈了兩聲, 聲音顯的愉悅, 吳亦凡沒答聲, 看著張藝興那僵硬的坐姿他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

眼眸突然瞪大, 吳亦凡心裡喀噔一聲不安了起來, 邁開腳步走到張藝興身旁蹲下身, 手才正要碰到他, 張藝興竟躲開他的觸碰。

" 我怕冷的! 你手冰.. " 

" 你知道我血液循環很好的能幫你暖手。 " 吳亦凡很快的接了話, 手撫上張藝興的膝蓋, " 嘶.. " 張藝興的手握的死緊, 疼的縮起了身。

" .. 腫了。" 

" 我知道.. " 張藝興淡定的應道, " 張藝興!! 我說它腫了!! 你到底懂不懂這代表了什麼意── " 

" 我知道。我很清楚.. " 張藝興打斷了吳亦凡的話語, 伸手撥開了他撫在自己膝上的大手。

吳亦凡張嘴還想再說什麼, 喉嚨一陣酸澀, 話語哽住了, 張藝興眼睛充滿了血絲, 頰上滿是晶亮的淚痕。

" 我很清楚啊亦凡.. 我知道的.. 但你要我怎麼辦.. " 吸了吸鼻子, 張藝興想忍住眼淚, 但不知道是不是吳亦凡給了他安心感, 委屈一股腦兒的湧上心頭, 忍都忍不住, 嗚咽聲顯的大聲, 摀住臉張藝興哭了。

" 我怕阿.. 我好怕阿亦凡.. 我怕我跳不了舞了嗚.. " 崩潰大哭, 一直到剛剛來忍著的恐懼脫口而出, 張藝興身子不住的顫抖, 吳亦凡看著這樣的張藝興很是心疼, 順手的將他摟進懷裡, 大手在他背上規率的拍打。

" 不會的.. 不會的.. " 明明自己的聲音也顫抖著, 吳亦凡還是安慰著懷裡的張藝興, 可那心裡頭持續擴大的不安, 讓他實在不知道到底他安慰的是張藝興還是自己。

這是第一次, 張藝興向自己示弱, 即使因為吳亦凡而被人打, 張藝興也一次都沒說, 還是照常跟在吳亦凡身旁, 教他跳舞、陪他唱歌。

吳亦凡帶著心疼的眼神讓張藝興微微的抗拒, 躲避著視線的接觸, 但眼淚還是沒停。

" 會疼的話就抓我吧.. " 張藝興輕輕的搖了搖頭, 吳亦凡在心底默默的嘆了口氣, 將擠著藥膏的手心覆上張藝興腫的不像話的膝蓋。

" 啊─── " 張藝興沒有忍住尖叫聲, 吳亦凡也不敢再動一下, 剛才也才揉了那麼一下就那麼疼的話.. " 沒.. 沒事的.. 你繼續.. " 慘白著一張臉, 淚水汩汩而下, 他疼.. 可他不想讓吳亦凡擔心, 所以他必須忍著。

" 藝興, 疼的話就抓著我吧.., 我會盡量小力一點。" 吳亦凡的動作確實輕, 可照樣很疼, 不過這次張藝興總算緊緊的抓著吳亦凡的衣服, 疼的扭曲的小臉埋進吳亦凡的脖頸。

半倘, 陽台內靜的沒有聲音, 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 謝謝你, 亦凡.. 謝謝你幫我抹藥.. 我 "  " 張藝興.. "

" 嗯? "  " 你打算一直瞞著我嗎..? " 張藝興愣愕, " 你說什麼? "

" 你被打的事, 你要瞞著我到什麼時候?! 張藝興, 是不是我不講我不提, 你就什麼都不跟我說。" 張藝興雙眼瞪的大大的, 臉上皆是詫異。

" .. 我也就這次被打啊.. " 張藝興無奈的苦笑。

" 張藝興!!! 你別想騙我!! " 扯住對方的領子, 吳亦凡大吼。

" 這也沒什麼.. 我自己的問題, 或許我太過自滿了吧.. 呵.. " 吳亦凡扯住他領子的手慢慢地握緊, 張藝興.. 還有誰比你更低調的..

泛紅了眼眶, 吳亦凡無力的將頭首靠在張藝興的頸側, " 是我太不值得你信任了嗎.. 為什麼你就是不肯對我說實話.. "

" 亦凡.. " 一股熱流自脖頸滑進了吳亦凡的衣襬裡, 吳亦凡怔住了, " 藝興.. "

" 你是我的朋友。" 埋在吳亦凡的懷裡, 張藝興的語氣聽不出什麼, 這話卻惹得吳亦凡揪心。

" 張藝興.. 但是怎麼辦, 我不想我們只是朋友。"

" 你.. 我不懂你的意思.. " 張藝興皺著眉頭, 退出了吳亦凡的懷抱, 可手腕卻被對方緊緊的拽走, 不讓他距離自己太遠。

" 我不想我們只是朋友, 張藝興, 原諒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對你的思想和友情就不如鹿晗待你來的清澈乾淨。" 張藝興瞪大了眸子, 他好像.. 聽懂了些什麼..

" 你不笨的, 我知道, 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了.. 張藝興, 我不求你的答案, 但我希望你能更相信我更依賴我多點, 別總是讓人提心吊膽的.. " 一個吻如羽毛彿過似的, 落在了左邊頰上。

呆愣愣的接受了這個出奇不意的吻, 張藝興本能的紅了臉, 一抹紅霞自頰邊沿至了耳尖。

 

吳亦凡側抱起他的身子, 走回房間, 輕柔的將他放到了床上。

欲要走, 卻被扯住了衣袖, " 亦凡.. 我 ' 我.. " 欲言又止的模樣可愛的讓吳亦凡在唇邊綻開了笑容, " 不說也沒關係的, 你該累了, 讓身體休息吧.. 這傷不是那麼容易好的, 晚安。"

壓下了張藝興用手撐起的身子, 替他攏好了被子, 額前的瀏海被順的整齊。

吳亦凡坐到了床邊, " 你睡吧, 我陪你。"

即使閉上了眼, 那灼熱的目光並沒有因此消失, 心上沉甸甸的東西壓得他喘不過氣。

沉默了許久, 久的讓吳亦凡以為他已經睡去。

白皙的手突然的抬起, 抓住了衣領, 扯向自己。

兩人重重的撞上, " 唔。" 悶哼聲從張藝興喉頭聲處發出, 眸裡閃動的東西, 是尋覓了好久總算握在了手心的東西。

" 我發現, 我好像也不希望我們只是朋友了。" 調皮的小酒窩搭著眼裡閃動的狡黠, 耀眼的不可思議。

" 亦凡, 我會學著改.. 學著多依賴你一點, 學著多信任你一點。" 張藝興埋沒在吳亦凡的吻裡時, 輕聲的說道。

" 不是一點, 是多點。" 又是一個纏綿卻又溫柔不已的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戀 Ruby 的頭像
羽戀 Ruby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彭小呱
  • 我來打屁了~~
    ((感謝我吧!!哈哈
  • 很想打爆妳而已xD

    羽戀 Ruby 於 2014/04/13 14:23 回覆

  • 您的暱稱 ...
  • 還有接下來ㄉㄇ??: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