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

 

白皙的足尖自熱氣氤氳的池子離開時, 接觸到濕冷的空氣, 秀氣的柳眉微微皺起, 少年扯過隨意吊在一旁梅樹上的外衫, 一邊優雅俐落的整理衣袖, 繫緊腰帶, 一邊挽起沾染水氣貼在頸項的淺褐髮絲, 只是指尖才輕觸上絲質的透明面紗, 一陣輕巧緩慢的步伐已經抵達沐浴處, 一抹玄色身影佇立在門口, 望著少年單薄纖細的背影, 男子臉色平靜。

少年淺色的眸裡劃過一絲不著痕跡的失措, 卻也很快的斂下情緒, 將捏在手心裡的透明面紗繫在耳後, 微側過頭, 迎上對方波瀾不起的眸子, 卻在視線落至男子頸側的字跡時, 神情一怔, 隨後乖順的垂下眼簾, 淡淡的喚了聲公子。

男子清俊雅致的臉上帶著些微的疏離, 俊逸挺拔的身子散著淡漠, 步伐沉穩的向前踏了幾步, 嗓音低沉有磁性, 口吻清冷,  " 我從未在宅邸見過你, 你叫什麼名字?  "

細碎的瀏海垂落額際, 遮掩住少年清澈明亮的眸子, 淡淡的嗓音溫軟柔和, 聽不出一絲情緒,  " 伯賢自小待在將軍的府邸, 鮮少踏入公子生活的院落, 沒見過也是自然的。若是公子不介意, 伯賢身子疲乏, 想休息了。"

朴燦烈緊抿著唇, 聽聞於此, 輕輕的點了幾下頭, 神色突地一愣, 眸色深沉, 眼裡掠過幾絲複雜的情緒。

少年淺色的袖口隨著微風輕揚, 漂浮在池面的幾瓣櫻花片飛舞似的擦過耳際, 清甜淡雅的花香挾著身後梅花瓣的凌寒芬芳, 拂過朴燦烈墨黑的髮絲, 俐落的將前端抹著毒液的刀尖擊落。

" 好大的膽子, 朴家宅邸豈是你們隨意進出的地方。" 邊伯賢溫潤如玉的嗓音淡淡的說道, 纖細的指尖捏著扇柄, 單薄削瘦的身子束立在朴燦烈俊逸挺拔的身子前, 身前不過三步距離的地上躺著被花瓣擊下的暗器。

男子有些詫異的將視線鎖緊在眼前嬌小的人兒身上, 刀尖劃破空氣的風聲細小, 若不仔細防範, 是會聽漏的, 沒想到這孩子不只注意到了, 還替他擋下四處射來的暗器, 朴燦烈眸光暗沉幾秒後勾唇淺笑, 身旁一直空著的侍僕之位, 此刻看來, 是找到了最佳人選。

" 滾出來。 " 少年沒有仔細琢磨身後男子的神情, 只是有些急迫的回過身, 掃了朴燦烈幾眼確定他沒有受傷, 便吁了口氣放鬆下來, 定定的轉身, 挑了挑眉聲音低沉道。

幾個矇著黑色面罩的男人自暗處走出, 低低的笑了幾聲, 似是在嘲笑邊伯賢在此刻的處境中, 捨身護主的模樣, 領首的男人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眼前眉目清秀的少年, 雖然透明的面紗掩去了大半的臉頰, 若隱若現的, 但是氣質清新脫俗的樣貌依舊吸引人的目光。

朴燦烈不悅的皺起眉頭, 清冷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 男人們在邊伯賢身上打轉的目光不懷好意, 令人十足的反感, 衣袖隨意的一揮, 少年穩穩的落入溫暖的懷抱裡, 男子神色漠然的道, " 你們要是膽敢再多看賢兒一眼, 我不介意直接送你們下萬劫不復的地獄。"

公子剛才… 喚的是他的名字嗎……?

少年纖細柔軟的腰側若有似無的感受到朴燦烈掌心的溫熱, 邊伯賢有些失措的趴伏在男子寬大厚實的胸膛, 鼻息間是自對方身上散出的清冷氣息, 紅暈無法克制的自頰邊攀升至耳根, 耳邊是朴燦烈細不可聞的呼吸聲。

恍神之際, 一聲比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短促的響在耳邊, 邊伯賢下意識的想回首去看, 似乎是察覺到他的意圖, 朴燦烈抬起手臂, 掌心將少年的後腦勺壓入懷裡, 邊伯賢有些懊惱的想要掙扎出他的禁錮, 只是還未來得及掙開, 脊背一僵, 冷汗浸濕了他的內衫。

邊伯賢緊緊的咬住下唇, 使力掙開朴燦烈的懷抱, 迎上男子清湛的茶色眸子, 似是放鬆下來的微揚唇角, 胸口處綻放著紅豔的花朵, 無力的摔跌下去, 一雙大手將少年撈至胸前, 按住胸口麻疼的傷口, 微微的止住鮮紅花苞的綻放。

一身淡黃色的外衫襯上血色, 刺眼的令男子蹙起眉頭, 眸子裡盈滿怒氣的瞪視著懷中少年, 卻在手心感受到邊伯賢身子的虛弱顫抖時, 口吻清淺溫柔的安撫著他的情緒,  " 忍耐一下, 待會就會有人來替你止血, 別怕, 不會有事的賢兒, 我陪著你, 你別害怕。"

邊伯賢的手指覆上男子輕壓在他胸口的大手, 冰涼的幾乎蒼白, 少年氣若游絲, 呼吸紊亂急促, 眸子濕漉漉的望著朴燦烈, 語調平緩虛弱,  " 小的… 小的欠朴將軍一條命… 這次… 也算是還清了… 幸好… 幸好伯賢沒有害死公子… "

" 傻瓜, 說什麼傻話… 沒有傷到致命的部位, 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死的, 賢兒, 我這條命是你救的, 就是你的, 你乖, 我不會讓你死的。"

" 公子…… " 少年似乎有些害怕, 下意識的揪緊男子的衣襟, 手指不住的微微顫抖著, 朴燦烈嘆了口氣, 順了順邊伯賢因為摔落, 顯得凌亂不堪的髮絲, 語氣溫柔的誘哄著少年, 時不時輕拍他的臉頰, 喚他的名字, 不讓他失去意識。

邊伯賢的意識混沌不清, 只是迷迷糊糊的告訴自己一定要保持著清醒, 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 遠處終於傳來一道急切的腳步聲, 來人邊喘著氣邊責怪著朴燦烈深夜獨自一人離開房間的事, 只是才叨念到一半, 便突然倒抽了一口氣, 似乎是注意到自家公子懷裡的人兒呼吸薄弱, 還沒來得及提問, 就被朴燦烈扯到身旁緊繃的命令道, 要他別再發呆, 趕緊替少年處理傷口。

" 唔… 冷…… " 邊伯賢昏昏沉沉的感覺到有人在扒自己的衣服, 不適的蹙起柳眉, 嗓音軟綿無力的哼唧, 微微掙扎著想要躲開對方冰冷的手指, 朴燦烈望著枕在自己腿上的少年蒼白的臉頰, 溫熱的掌心立即覆上他佈滿冷汗的額際, 像是哄騙小孩一般低聲安撫著他, 少年聽話的安靜下來, 不再掙扎, 嗅著男子身上令他莫名熟悉的氣息, 乖順的放鬆下時時戒備著的身體。

" 賢兒, 不要害怕, 不會有事的, 我不是在你身邊嗎, 待會醒來你一眼就會看到我的, 我會陪著你, 乖一點, 睡吧, 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意識朦朧之際, 只剩下朴燦烈湊在他耳畔的溫柔低語在耳邊迴響, 只是聽著男子的聲音, 即使心裡再怎麼不安恐懼, 也會一下子安定下來。彷彿只要朴燦烈面色平靜的對他說沒事了, 就真的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思想至此, 邊伯賢柳眉一鬆, 失去了意識。

 

 

________

 

這個坑不知道什麼時候填的完… 我似乎對於古風有種莫名的執著, 上一篇 狐狸與獨角獸 完結後, 想來篇帶著些許苦澀的現代文的, 打了幾段花落花開, 腦洞大開, 就另外打了出來, 我自己認為, 我對這一篇上心許多, 雖然都是甜文… 完更的時間不知道, 更文的時間不知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 孩子們不要追, 因為姐姐明年月初要考學測, 時間不多, 應該明年後半才會填完, 誰知道呢, 我自己說不一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戀 Ruby 的頭像
羽戀 Ruby

羽戀 ♥ Ruby

羽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